《为政篇》二

子曰:「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。」
 
子曰:「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曰:『思无邪』。」
 
子曰:「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;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」
 
子曰:「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」
 
孟懿子问孝,子曰:「无违。」樊迟御,子告之曰:「孟孙问孝於我,我对曰,『无违。』」
 
樊迟曰:「何谓也?」子曰:「生,事之以礼;死,葬之以礼,祭之以礼。」
 
孟武伯问孝,子曰:「父母唯其疾之忧。」
 
子游问孝,子曰:「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。至於犬马,皆能有养;不敬,何以别乎。」
 
子夏问孝,子曰:「色难。有事,弟子服其劳;有酒食,先生馔,曾是以为孝乎?」
 
子曰:「吾与回言终日,不违,如愚。退儿省其私,亦足以发,回也不愚。」
 
子曰:「视其所以,观其所由,察其所安。人焉叟哉?人焉叟哉?」
 
子曰:「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」
 
子曰:「君子不器。」
 
子贡问君子。子曰:「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。」
 
子曰:「君子周而不比,小人比而不周。」
 
子曰:「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」
 
子曰:「攻乎异端,斯害也己。」
 
子曰:「由!诲女知之乎!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」
 
子张学干禄。子曰:「多闻阙疑,慎言其馀,则寡尤。多见阙殆,慎行其馀,则寡悔。言寡尤,行寡悔,禄在其中矣。」
 
哀公闻曰:「何为则民服?」孔子对曰:「举直错诸枉,则民服;举枉错诸直,则民不服。」
 
季康子问:「使民敬、忠以勤,如之何?」子曰:「临之以庄,则敬;孝慈,则忠;举善而教
不能,则勤。」
 
或谓孔子曰:「子奚不为政?」子曰:「书云:『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施於有政。』是亦为政,奚其为为政?」
 
子曰:「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□,小车无□,其何以行之哉?」
 
子张问:「十世可知也?」子曰:「殷因於夏礼,所损益,可知也;周因於殷礼,所损益,可知也。其或继周者,虽百世,可知也。」
 
子曰:「非其鬼而祭之,谄也。见义不为,无勇也。」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本站古典小说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广东AG贵宾会_广东AG贵宾会官网-线上娱乐网 版权所有

晋ICP备10201209号-1